深度

驻马店女大学生回乡助学,学生一声“妈”让她泪如雨下

作者: 王慧玲 2018-08-07 来源: 天中晚报

何草今年19岁,是河南大学法学院一年级学生。泌阳县高庄村苏庄村是她的家乡,上课的教室是她的家。教学,是她的一项暑假作业——“三下乡”活动。这项作业是学校...

8月3日下午,泌阳县高庄村苏庄村一处农家院里,不时传出朗朗的读书声。记者循声而至,只见十几个孩子在一个房间里坐着,拿着书本在大声朗读。门口坐着一名身穿白色T恤、扎着丸子头的中学生模样的女孩。

下课了,十几个孩子如出笼的小鸟一样迅速扔下书本,争先恐后地往门外冲。两个女孩说:“老师,你跟我们一起做猫捉老鼠的游戏吧!”

很快,在门口一块宽敞的空地上,老师与孩子们手拉手组成一个圈,一个孩子蹲在圈里,一个孩子蹲在圈外。“开始!”一声令下,圈内的孩子钻出圈外(老鼠出洞),圈外的孩子开始追赶……

游戏热热闹闹地进行了10多分钟,中学生模样的女孩竟然没有发现记者的到来。


驻马店女大学生回乡助学,学生一声“妈”让她泪如雨下

何草给学生们讲课。


“三下乡”活动的选择

原来,中学生模样的女孩并不是中学生,她叫何草。

何草今年19岁,是河南大学法学院一年级学生。泌阳县高庄村苏庄村是她的家乡,上课的教室是她的家。教学,是她的一项暑假作业——“三下乡”活动。这项作业是学校放假前布置的,要求每名大学生假期要完成不少于5天的社会实践。

为了完成这项作业,何草曾想去农村托老院当几天义工,为老人打扫打扫房间、剪剪指甲,陪他们说说话,或者利用自己所学的专业,开展一下普法教育,给农民讲一些法律知识等。但是,邻居几个孩子的影子总在她面前晃动,挥之不去。

苏庄村是泌阳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四周塘堰众多。夏季,孩子们下河洗澡、上山爬树,淹着、摔着的事经常发生。特别是每年夏天,一遇暴雨,山洪暴发,极易造成伤亡事故。

邻居苏富来,今年12岁,爹死娘嫁,爷爷偏瘫,一家三口全靠奶奶一人土里刨食,是村里有名的贫困户。苏富来今年上四年级,一只眼患有严重的疾病。由于思想负担重,他的学习成绩不是很好。上辅导班吧,家里没有多余的钱。每到假期,爷爷奶奶就长吁短叹,既心疼孙子,又无能为力。

邻居李悦、李盈辉姐弟俩,一个13岁,一个11岁。他们的爷爷去世,父亲精神失常,母亲离家出走。一家四口全靠奶奶一人支撑,也是全村有名的贫困户。

堂哥家的两个女儿,何欣宇、何奉伟,一个7岁,一个3岁。堂哥、堂嫂长年在外打工,把两个孩子交给母亲照看。缺失母爱的两个女孩乖巧得让人心疼。

“我能不能为他们做点儿什么?”想到这里,何草再也睡不着了。与其应付完成作业,不如脚踏实地为农民做点儿实事。

“我要回家办个免费的助学扶贫班。”放假前,何草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父母。


驻马店女大学生回乡助学,学生一声“妈”让她泪如雨下

何草和学生们一起做游戏。

何草:当老师真难啊

何草办免费辅导班,妈妈起初不同意,她既怕何草没有教学经验,乡亲们不信任,招不来学生,又怕招来了学生,学生进步不明显,家长说闲话。但何草的爸爸非常支持女儿。

7月10日,何草放假前一天,她的爸妈将自家的一间屋子布置成了教室。

7月11日,本村学生来了五六个。何草来不及休息就开始上课了。

开课前两天,学生少,她决定先熟悉情况,以辅导学生暑假作业为主,工作还算顺利。后来几天,又来了几名学生。外村的村民听说何草免费办辅导班,也把自己的孩子送了过来。何草先后接收了16名学生。

这16名学生全部是贫困生和留守儿童,年龄从3岁至13岁不等。何草一下子傻眼了:人员这么复杂,课程怎么辅导?更棘手的是,孩子多了,打打闹闹的事也多了,这边刚平息,那边又吵上了,“断案评理”是家常便饭。

这些贫困生和留守儿童,心理上多多少少有些欠缺,要么内向不说话,要么十分敏感和脆弱,没有教学经验的何草批评谁谁就哭鼻子。看到孩子们流泪,何草心里也是酸酸的。

“当老师真难啊!”何草在微信朋友圈感言。

这时,村支书李海营来了:“你办这个辅导班是好事。村民们都很称赞,一定要坚持办下去,我们支持你!”

驻村第一书记朱红雷也来了,夸奖何草“是以实际行动进行精准扶贫、文化扶贫,充满正能量”。看到何草上课时口干舌燥,朱红雷自掏腰包为她买了一个高档水杯,并表示要大力弘扬何草的事迹。

村支书和驻村第一书记的鼓励给何草增添了力量。她说,自己选定的事,再苦再难也要坚持。

一声“妈妈”让何草泪如雨下

何草慢慢地静下心来,她根据每个人的情况安排辅导计划。除了督促学生们完成暑假作业外,她还从手机上下载一些题为学生们讲解。课余时间,何草带领孩子们唱歌,下课与学生们一起做游戏。

渐渐地,孩子们喜欢上了这个小老师,心扉开始向她打开。对父母的思念、与爷爷奶奶无法沟通的苦恼、对父母棍棒教育的不满……通过学生们的诉说,何草了解了贫困家庭的孩子与留守儿童内心的伤痛与渴望。处理孩子们的纠纷时,她会更加注意维护孩子的自尊心。

堂哥家有两个女儿,大女儿何欣宇上了辅导班,小女儿何奉伟由于年龄太小,不能上辅导班,但每回姐姐上课,她都会坐在教室里陪读,下课时,她也会和同学们一起做游戏。由于年龄小,自制力不强,上课时她总是摸摸这个,拍拍那个,何草却舍不得吵她。

为了不影响其他学生学习,学生做作业时,何草就坐在门口,把何奉伟揽到自己怀里。

一天,3岁的何奉伟拉着何草的手突然叫了声:“妈妈!”

“你叫我啥?”何草一下子惊呆了。

“妈妈!”孩子又叫了一声。

“我不是你的妈妈,我是你的姑姑。“何草纠正道。

“妈妈!”孩子坚决地再叫。

顷刻间,何草泪如雨下。她明白了,何奉伟也许是从她身上感受到了久违的母爱。

“堂哥、堂嫂长年在外打工,孩子缺失母爱太久了,太可怜了!”何草说。此后,何奉伟便时不时地叫何草“妈妈”。

何草刚回家办辅导班那几天,天气很热,气温高达38℃。她怕热着学生,就把家里的两台风扇都放在讲台下,对着学生吹。她在讲台上挥汗如雨,汗水将粉笔浸湿几乎写不成字,衣服浸透是常事。一次,她背对学生在黑板上写字,忽听一个孩子喊:“老师,你怎么哭了?是不是我们惹你生气了?我们以后不惹你生气了!”霎时,全班鸦雀无声。何草回过身来笑了,原来是她的汗水从额头上流了下来,学生们看见了,以为是她偷偷流泪呢。

“本来我是回来教育孩子们的,现在我感到是学生们在教育我。孩子们的世界是多么天真、纯净、善良、敏感啊!教学相长,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,他们让我的灵魂得到了一次洗礼。”何草喉头哽咽,满眼泪花。

原定一个月的的教学即将结束,何草却欲罢不能。


1、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、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、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驻马店女孩整容后鼻孔大小不一 涉事“医院”拒赔偿

    驻马店女孩整容后鼻孔大小不一 涉事“医院”拒赔偿

  • 为妈妈制定学习计划的姐弟,背后的故事让人心痛!

    为妈妈制定学习计划的姐弟,背后的故事让人心痛!

  •  河南平舆县: 后农民杨新芳的“番茄大王”梦

    河南平舆县: 后农民杨新芳的“番茄大王”梦

  • 重温经典|金庸武侠那些诗词 你记得多少?

    重温经典|金庸武侠那些诗词 你记得多少?